政策法规
其他相关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其他相关政策法规 > 
产权市场2.0时代:创新服务国企改革
来源:2017年第1期《国资报告》杂志
2017-02-09

    股权转让、债权转让、实物及无形资产转让……解决非上市企业资产流转难题,产权市场角色不容小觑。新一轮国企改革背景下,其作用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

    2016年6月,《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第32号令,以下简称32号令)正式颁布,明确企业产权转让、企业增资、企业资产转让等国有资产实行“进场交易”,首次赋予产权市场增资扩股新功能。

    政策的推动力,迅速而直接。32号令出台后,产权市场国企融资交易规模呈“井喷”趋势:2016年6月至11月,中央企业通过产权市场引入各类社会资本107亿元,全国正在挂牌项目意向募集资金超过1000亿元。

    眼下,迎来重大发展机遇期的产权市场闯入一片市场蓝海。肩负促进国有资产有序流转、保值增值的艰巨使命,产权市场在服务功能转型升级过程中,正在开启创新变革的2.0时代。

角色重塑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在国有企业实行改制重组的过程中,由于部分国企具体操作环节不规范,致使国有资产流失现象时有发生。鉴于体量庞大的国有资产交易流转业务需求,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制度体系建设尚不完善,政府需要通过设立一个有形场所来有效管控企业国有资产交易流转。这一背景下,中国产权市场应运而生。

    产权市场诞生缘由,决定其功能和作用。因此,很长时期内,产权交易机构核心职责在于围绕产权、股权转让,资产处置开展业务。如何通过项目推介、信息披露来提升国有资产的竞价率和增值率,成为国资委对其进行考核的关键指标。

    “产权交易业内通常讲产权市场有两大基础功能,即发现投资人、发现价格。信息披露越充分,越广泛,发现投资人的机会就越大,投资人越多,价格发现就越充分”,中国企业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协会会长、北京产权交易所董事长吴汝川对《国资报告》记者表示。

    统计数据表明,2007年以来,各地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转让企业国有产权9590亿元,比评估结果增值1626亿元,平均增值率20%。应该说,中国以产权市场这一创新的制度设计,很好地解决了国有资产如何处置、在哪里处置、由谁处置、以怎样的价格处置等这一世界性难题,促进了国有资产的有序流转和优化配置,支持了产业结构调整和实体经济发展。

    以此为基础,产权市场不断发挥平台阳光化、市场化的属性,逐步将服务范围扩展到其他各类生产要素资源的流转配置与创新交易。2012年至2015年,包括产股权、实物资产、诉讼资产、金融资产、环境权益、公共资源、技术产权、企业融资服务、文化产权、林权、矿业权和农村产权交易在内的12类公有和非公有业务交易额突破10万亿元。

    平台功能的充分发挥带来的是市场地位的提升。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发〔2015〕22号文,下称22号文)的颁布,首次明确产权市场是我国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这一明确定位意味着对产权交易市场发挥资源配置功能和服务国资国企改革提出了更高要求。

    “产权交易市场源于上一轮国企改革,强制进场交易的政策红利是整个行业赖以生存的核心资源禀赋,没有政策红利就没有产权交易行业”,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志祥告诉《国资报告》记者。在他看来,22号文对于产权市场而言,堪称一次重大的政策突破。

    新一轮国企改革中,被纳入资本市场范畴的产权市场,无疑开启了创新变革的2.0时代。

蓝海市场

    以22号文颁布为标志,将产权市场纳入资本市场范畴,究竟释放出哪些有效信号?其关键性意义在于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

    为进一步放大产权市场这一功能,作为国企改革“1+N”文件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32号令明确提出企业产权转让、企业增资、企业资产转让等国有资产交易行为,须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这使得产权交易市场服务企业的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得到国家政策制度层面的高度支持。

    眼下,以“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稳步推进。这一背景下,产权市场通过开放性市场化改革重组服务主辅分离、淘汰落后产能、盘活存量资产、压缩管理层级,从而推动国资流动重组、优化调整结构布局、做强主业、保值增值、提质增效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据统计,2016年1-10月份,中央企业按照中央提出的提质增效、瘦身健体要求,通过产权交易市场处置国有产权和资产398亿元,其中属于低效和无效资产占到312亿元,占总交易额的78%。

    着眼于产权市场这一广阔蓝海,2016年11月23日,国资委产权局副局长郜志宇在“产权交易市场服务国企改革创新论坛”上强调:“产权交易市场的业务创新,应紧紧围绕资本市场地位,发展资产处置和产权转让的优势,迅速拓展市场融资功能真正为企业筹集资金,为更多社会资本参与改制重组应尽职责,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供更多服务。”   

“新服务、新供给”转型

    以22号文颁布为标志,产权市场被纳入资本市场范畴。32号令由于明确提出企业产权转让、企业增资、企业资产转让等国有资产交易行为,须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则进一步增强了产权市场作为资本市场的功能。

    转型期的产权市场,可谓是身兼重任。然而,受制于产权市场长期侧重于围绕产权、股权转让、资产处置等展开,这使得产权交易机构在整合市场资源、资本集聚流动、投行运作等专业化市场化服务能力和水平上,与资本市场的要求还有不少差距。

    就产权市场自身而言,其相对于证券、债券市场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产权交易标的具有“非标准、非拆细、非连续”特点,天然的低流动性使得产权市场发挥融资功能相对受限。

    此外,资本本质决定了资本必然是跨区域、跨行业、跨所有制流动。因此,产权市场一体化发展是资本市场建设的内在要求。但是,由于受历史、管理等因素的影响,产权市场的外部土壤环境也亟待发生转变。

    当前,受行政区域划分影响,各地交易机构主要是服务于本地区内的国有资产交易,“规模小、机构多、分布散”的特点突出、业务同化现象严重,互联互通、互利共赢跨区域合作机制还未形成,总体来看还是处于单打独斗,不利于市场整体形象和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

    “总体而言,32号令推出了许多新规定,对于中小产权交易机构而言,存在理解、适应的问题——产权市场过往主要专注于传统业务,今后要在资本市场的定位下把增资扩股、资产证券化等各种融资功能完善起来,来为新一轮国企国资改革提供‘有效新服务、新供给’。”西南财大天府学院产权市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周雪飞副教授对《国资报告》记者表示。

创新“探路”
 
    直面未来,产权市场能否突出发挥充分信息披露、广泛权益交易、快速价格发现、综合融资支撑、高效产权流转配置等功能,决定着产权市场服务国企改革功能的创新发挥。客观而言,目前全国产权交易机构的创新型探索已经“遍地开花”。

    为补齐产权市场流动性不足与融资功能不足等短板,产权交易机构纷纷走上了“强强联合”之路。

    纵向交易链上,通过整合围绕交易机构发展汇聚起来的产权交易市场中介服务机构网络资源,引入新型投行机构会员,推行“平台+投行”化运作模式,不断完善常态化合作机制建设,打造产权资本市场生态圈。

    着眼于产权交易自身非标性、非连续性等流动特性,推动交易模式的外延扩展,成为寻找共赢、融合的突破口。对此,周雪飞表示:“非标准化、非连续性的特点,决定了产权市场的融资功能,更多体现在‘通过平台拓展,聚集、整合各类金融机构,来为不同主体的产权交易活动提供融资需求的满足及相应的金融服务’”。

    在此方面,北交所可谓是创新“探路者”。2015年,北交所在组合民间资本的基础上,提出打造“北交资本”战略。其目的在于让更多财务投资人、策略基金、投行聚拢到产权交易链上,为国企改革提供资金服务。

    此外,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等交易机构纷纷转型构建“平台+投行”、“交易+金融”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通过聚拢审计机构、评估机构、律师事务所、产权经纪机构、拍卖机构、招投标机构等服务机构,为企业兼并收购、股权投资、风险投资、项目融资、上市等提供进出渠道。

    横向上,产权市场通过联合、协作、重组,打造跨区域市场平台,尝试打破传统地区壁垒。针对当前产权市场散、细则、操作办法不统一等问题,中国企业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协会就需要充分发挥行业自律组织角色,促进产权交易机构联合,利用互联网技术,推进产权交易行业信息化建设,形成规则统一、系统统一、操作规范统一的局面。

    产权市场转型绝非一蹴而就,但创新探索的路径和方向决定着行业的功能与高度。面临混合所有制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处置僵尸企业、压缩管理层级等一系列国企国资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需求,唯有笃定产权市场转型信心,步伐才能迈更稳健,更坚实。(作者:王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