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阅读正文

高佳卿:经济增长与产权资本市场配置

  


11月1日,北交所常务副总裁高佳卿出席“2018中国金融年度论坛”并发表题为“经济增长与产权资本市场配置”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很高兴参加2018中国金融年度论坛。


我们知道,金融发展离不开经济中具体产业的支撑,但金融本身也是经济产业发展的重要要素,尤其在我当前发展阶段,国有金融机构资本与企业国有资本之间结伴孪生,或交叉配置,或溢出配置,这种配置的机制与效率,将深刻影响着十九大确定的国家发展战略与经济未来发展格局。我主要围绕产权资本市场在未来金融与资本等要素配置中更好发挥关键性作用,有如下一些思考。


一、要高度重视产权资本市场在中国未来经济发展中的要素配置作用。


国务院于10月24日首次向全国人大汇报了包含企业国有资产、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国有资产、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等在内的国有资产家底,简单来讲,就是2017年的183.5万亿企业国有资产、30万亿行政事业单位资产、241万亿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还有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海洋及地下资源等的资产没有估值计量。


正是这些巨量的国有资产,通过投资交易与要素配置,带动其它非国有经济,形成了中国40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持续发展,实现了2017年82.7万亿的GDP和6.9%的经济增长;2018年尽管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长期发展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但坚持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三大攻坚战”、“六稳工作”,按照10月3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判断,也实现了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


按照供给侧机构改革的要求,国家未来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必然涉及213.5万亿国有资产,241万亿金融机构国有资产,以及其它的非国资产,在基础研究、战略基础设施、国家安全、国计民生、战略性产业、创新性产业等方面的重新配置与合理流动。


这些资产配置、股权转让、技术转化、股权融资、资源再利用、权益配置等交易带动的供给侧结构变化、产业机构调整、科技创新推动,甚至一些大的债务风险化解,正是通过由各地产权交易所形成的中国产权资本市场来实现的。根据中国产权协会的统计数据,十八大以来上述要素配置在产权市场形成的交易额达20万亿左右,平均每年交易配置大概不到两万亿左右。产权市场在服务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国有资产配置效率、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推动国有经济高质量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一方面,产权资本市场目前2万亿的资产与股权交易,与213.5万亿的国有资产及241万亿的金融机构国有资产相比还不足1%,大幅度流转配置应该还没有到来。


另一方面,400万亿的企业国有资产与金融机构国有资产对经济的总体贡献大概在50万亿左右,利润总额大概在4万亿左右,资产周转速度与资本产出效率还比较低。按照8月20日刘鹤副总理在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讲话中提到了中小企业的“五六七八九”经济特征,显然中小企业是国家未来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与“专精特新”重要来源,会议要求对大中小企业平等对待,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加之国家在不断推进的国企混改,从产权与要素配置角度看,异曲同工,就是要打通和加快企业国有资产、金融机构国有资产与这些活力的中小企业之间的快速流动和高效配置,带动国有资产的周转速度与产出效率,实现经济整体结构的调整与竞争力的全面提升。


如果说经济发展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函数,站在产权要素配置角度看,经济发展也是要素配置机制与要素配置效率的函数。我们正在推进的经济结构调整与科技创新,我们正在着力消除的风险与不平衡,都是最终要通过重新配置来实现动态平衡与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所以,产权资本市场作为国有资产交易与配置的主要市场与服务平台,交易额还将继续放大,其要素配置机制与市场化效果,将对国家战略的实现至关重要,需要国家各类金融资本与产业机构高度重视与广泛参与。


二、要着力改善国有经济与非国有经济在和产权要素配置中的关键问题


中国产权市场在过去30多年里,形成了基本的要素配置逻辑:就是在国有资产处置、国有股权转让过程中实现了广泛的信息披露与公开的网络竞价或谈判遴选,让市场化价格成为了要素配置的关键。


但从国家宏观经济数据以及产权资本市场进行的国有资产交易实践来看,当前供给侧结构调整中有一些突出特征:


第一,国有资本参与国企改革的意愿与竞争力,明显强于民营资本,按照混改金额看,国有资本参与比例达到了75.16%。民营资本参与国企混改或大幅度吸收国有资本投资方面的能力还比较弱,这与民营机制在创新与发展方面的优势与国有资本回报不足的劣势还没有形成逻辑匹配。


第二,国有金融资本参与国有政府项目的配置意愿,明显强于非国有项目,很多明显有潜力的非国有经济项目,由于无法及时获得国有企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良性配置,而处于负反馈的窘迫中。


这两个经济特征有可能制约或延缓未来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之间的双向流动与混合配置,制约我们结构调整与换挡高质量发展的步伐,本质还在于这些要素配置背后的机制问题。就是整个要素配置链条中,尤其商业类企业,除了考虑市场风险与市场收益问题,还要考虑道德风险与经营责任问题,能不能通过科技手段优化配置机制,消减容错这些问题,分解这些责任,逐步做到能按照市场化主导、企业家主导来推动配置。


换句话说,无论是国企混改吸收非国有资本,还是国企投资到非国有企业中,国有金融机构配置到非国有企业中,能否配置以及配置比例与金额的决策,过去的思维逻辑是不是简单的经济逻辑和投资收益考虑,而是要考虑很多非产业非市场的责任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要素配置就会在市场快速方面滞延或扭曲,风险与责任就会长期集聚难以自行疏解。这大概是巨额国有资产与金融资产的管理者普遍遇到的问题,而他们是未来要素配置的主力军。


10月3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了要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驱动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深度融合经济社会发展。这个方向,依靠科技创新与经济运行模型与产业发展模型,事实上为我们要素配置机制效率的提高创造了可能。


我们知道,从国家资本角度看整个经济体系的发展,有必要根据国家战略与经济发展规划,确定企业国有资产与金融机构国有资产,在公益类企业、基础设施项目、国家战略与安全项目、商业类项目、基础研究与高精尖产业方面的资本配置比例与发展指标,然后根据具体每个行业每个产业每个关键环节,可以建立行业发展大数据、产业发展大数据、技术研发发展大数据、甚至人才分布大数据等,依据这些数据进行智能交叉分析,可以对产业资本配置需求与预期增长有基础判断,对宏观经济增长也容易把握,对潜在的金融风险也容易提前辨识与遏制。这些行业、产业、企业在要素配置与发展中形成的可信数据记录与持续跟踪分析,有助于指引要素配置方向与路径,有助于分解上述国有资本在要素配置中的决策责任,也能激发企业家精神推动科技创新与市场化应用。


也就是说,要依托产权资本市场未来强大的流转与融资配置功能,结合国家经济与产业运行模型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机构,就资本配置、资产交易、责任分解等方面,建立覆盖行业与产业的大数据平台,切实分解企业国有资产与金融机构国有资产,在竞争中性基础上,在产业市场化发展维度上,进行交易配置资本过程中的权重与责任。实现这些要素在未来配置决策上的理性、定量、可分解、可验证、可容错、可追踪和可持续。这个问题越透明,交易配置效率就会越高,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的双向流动就越通畅,解决目前的过度投资与投资不足问题,经济效果就会越好。


除此之外,要素配置方面还有两个需要探讨的建议:


第一,国有企业大量的管理人才、技术人才也是伴随要素配置过程中的重要要素资源,对推动要素配置效率起着决定性作用,有没有可能,在国有企业与国有金融机构之间,通过对过往的经营与投资记录验证,实现合理流动和配置。


第二,金融机构的国有资产,在面向国有政府项目的配置过程,有无可能透过产权机构与大数据体系,尽可能公开有效,借此也可以配置到非国有的企业产业与企业中。


三、要持续建设产权市场服务要素配置的生态体系


北京产权交易所集团作为全国最大的产权资本市场与直接融资平台,在国有资产交易、国有股权融资以及企业债权融资方面的交易额达到了六万多亿。我们紧紧围绕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深化金融科技应用,以科技创新推动金融发展”的要求,利用建成的“北交云”、“北交互联”、“北交汇投”,以及正在建设的可信区块链应用与人工智能应用,积极探索优化上述要素配置的生态与机制。其中,“北交汇投”是北交所全力打造的投行信息服务平台,该平台为国有与非国有投融资双方,搭建了集资源汇聚、信息分析、精准匹配为基础,以线下投行化服务为支撑的服务体系,能够根据投融资双方的需求和偏好,展开双向推介,同时全流程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等增值服务,最终推动要素的高效配置。


北交所于10月30日与建设银行北京分行达成产权市场和银行业在金融创新方面的合作,双方还将以“北交汇投”和“建融智合”为依托,在大数据、交易撮合智慧平台建设等领域,进行全方位业务场景与生态服务的合作。这些举措,也是产权资本市场在推动要素在跨所有制配置的机制与效率方面的有益尝试。


以上就是我围绕演讲主题进行的一些思考。谢谢!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

联系我们

地址:南昌市省府西二路省发改委综合楼6、10楼

联系电话:0791-88526621

邮箱:jxchanquan@gmail.com

传真:0791-88523082

网址:http://www.jxcq.org

邮编:330077

官方微信

copyRight@2016 江西省产权交易所 赣ICP备14003919号-2